先点击
再"添加到主屏幕"
先点击设置或更多
再"添加到书签"
您当前的位置:首頁 >  不伦恋情
下一篇:妈妈是校务委员 上一篇:换身记
错误的开始
作者:
 “哗啦啦!”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浇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溅起半米高的水花,简陋的排水道根本疏通不了如此湍急的水流,积水越漫越高,让本是一路狂奔的我不得不减速慢行,右手不停地抹着遮住眼睛的水珠,夹杂着水气的冷风吹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唉。。。早知道就听姐姐的话带雨伞出门了

  短短的几百米路此刻变得无比漫长,终于在几分锺后,看到了无比熟悉的铁门,我掏出钥匙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沖了进去,随手把门一甩,“碰!”身后传来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双手撑在膝盖上的我几乎用完了全身的力气,大口大口地喘气。

  “小新?”一声惊呼传入耳中,我慢慢擡起头,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姐姐正一脸惊愕的望着我,显然被刚才的关门声吓得不轻。待看清我狼狈的样子后,立马跑过来将我拉起。“真是的,都给你说了今天有大雨,就是不带雨伞,明明身体就不好。”姐姐埋怨了几句,开始脱贴在我身上的湿衣服。看着姐姐清秀的脸上那既生气又心疼的表情,一股甜甜的滋味涌上心头。

  此刻,窗外的大雨仿佛阻断了时间与空间的联系,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和我的姐姐。

  我们家有四口人,爸妈,姐姐和我。妈妈在一家酒店当经理,经常到半夜一两点才回来。起初是爸爸在家照顾我们,一直到了去年,大我两岁的姐姐已经完全能照顾好我时,去了外地,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一开始我不懂为什幺爸爸非要去那幺远的地方赚钱,直到后来有一次爸爸回来和心情不好的妈妈吵架,我才知道,爸爸之前的工作工资不及妈妈的一半。

  从此,家裏就只有我和姐姐,至于妈妈,她回来时,我早就睡的死死的了,而早上我起来上学的时候妈妈还在睡觉。我对姐姐有着深深的依恋,除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外,更是因为我小时候的一场病。

  大概七八岁左右,我得了一种传染病(长大后才知道是乙肝),浑身没力,吃什幺都吐。治病的那几年每天六点半就得去医院打针,还得吃特别苦的中药。如果只是这些那不算什幺,毕竟随着逐渐习惯,可以咬牙坚持过来,可怕的是这种病无法根治,而且传染性伴随终身。。。自我得病之后爸妈给我準备了一套专用的东西,吃饭总是先把饭菜给我盛好,不让我自己夹菜,洗澡的毛巾不能用别人的,连我的衣服都是单独洗的,而且一再强调别给外人说自己的病。我知道爸妈做的是对的,却也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感觉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因为我的病,我不敢和别人交朋友,虽然从没有和他们说,但我还是怕有一天他们会知道真相然后讨厌我,我变得越来越孤僻,内心特别害怕被人拒绝,所以后来我干脆拒绝了所有人。我尤其讨厌过节时的家庭聚餐,看着桌子上欢声笑语的众人,我只能捧着自己的饭碗缩在一旁默默地吃。最后,连和爸妈一起吃饭我都是等盛好饭后离开他们,躲在自己的房间吃。只有姐姐,她不把我当成异类,毫不在意和我有身体接触,每次见我躲去房间吃饭她都端着碗跟着进来,甚至还吃我吃不完的东西,衣服什幺的都一起洗,还让我用她的毛巾。虽然我一再表面会传染病给她,让她离我远点但她总是不听,还笑着说没事,然后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照顾我。每当我在因为自己的病去选择逃避时,她总是默默地陪在我身边,望着我,美丽的眼睛裏尽是心疼。渐渐地,我发现自己不是那幺拒绝她了,反而期待着每天能和她在一起,尤其是爸爸外地淘金之后,单独和姐姐在家裏的我完全放下心中的包袱。我无比喜欢现在的这个只有两个人家,所以就算天上下刀子我也要第一时间回来。因为这个家有姐姐,她是我世界的全部。

  “发什幺呆呢,快把腿擡起来!”一声嗔怪将我从回忆中唤醒,我低下头看见蹲在地上的姐姐正费力地褪着我的裤腿,忙把腿擡起来配合她。姐姐软软的手指不时地颳到我腿部的肌肤,又痒又滑,说不出的舒服。最后,姐姐的手探进了我内裤上沿,开始往下拉,但只褪下来一点就又松开了。我疑惑地望向姐姐,却见她眼睛漂向了一半。“好了,快去洗个热水澡,别着凉了!”姐姐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站起来走回了厨房。

  回味着方才感觉的我走进了卫生间,脱掉短裤,打开喷头。随着温热的水将冰凉的身体慢慢暖热,我舒服地呼了一口气,原本紧张的身体也开始放松下来,从脑部到胸口再到小腹。。到小腹!?咦?我的小腹怎幺紧紧的?发现异状的我忙低下头看,这,这,我的小鸡鸡怎幺翘起来了!?因为小时候的经曆,我对于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未知身体现象特别地敏感和恐惧,瞬间变得慌乱起来,而此时憋了一路的尿意也渐渐涌了上来,我试图就地解决,却发现怎幺也尿不出来,就更慌了。“姐!姐!”我连水都没关就直接沖了出去。

  “怎幺了?”姐姐从厨房探出来半个身子。

  “我,我尿不出来了,小鸡鸡变大了!”因为害怕,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变大了,尿不出来?”姐姐有些不明所以,见我一丝不挂,身上还挂着水,忙走到沙发上拿了件外套把我的身体包住。

  “对,对,你看。”我迅速地将手指指向了硬梆梆的小鸡鸡。姐姐的目光也顺着我手指指的方向往下看。只见姐姐皱了下眉头,然后挪步到我身前,蹲下,慢慢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按了下小鸡鸡的头问我疼不疼。

  我仔细感受了一下,回答:“不疼,就是有点痒。”

  姐姐没有再说话,开始上下摆弄起来,不时擡一下头看看我的反应。渐渐的,小鸡鸡那裏变的酥酥麻麻,让我有点享受,因为有姐姐在身边,我变的没那幺慌了,开始注意起姐姐来。

  为了做饭方便,姐姐的长髮绑了个马尾,身上只穿了一件海蓝色的及膝连衣薄裙,配着清秀的漂亮脸蛋,有一种淡淡的纯洁气质。因为下蹲的姿势,本是搭在膝盖上的裙摆褪了上去,露出了雪白的大腿。看到这裏,我的小鸡鸡不知为何变得更硬了,原本放松下来的心又提了上去。

  “姐,到底怎幺回事,我尿不出来了,会不会憋死啊?”

  “没事,别害怕,应该只是肿了,裏面有髒东西,挤出来就会好了吧。”研究了半天的姐姐说出了结论。

  “那姐你挤吧。会疼吗?”我对姐姐有着盲目的信任,唯一担心的问题就是会不会疼。

  “一点点而已。”姐姐指了指前不久她左脸上的挤掉的小痘痘处,皮基本长好了。一点点而已?我想起来上次姐姐挤痘痘时咬嘴唇愁眉的模样,正要开口,却见姐姐已经用右手抓住了我小鸡鸡的根部,用力攥紧,然后顺着棒体慢慢往外搓,不停重複,姐姐的手又暖又软,再加上我刚沖过水,小鸡鸡足够湿滑,所以一点不觉得疼,反而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更强烈了,并且在不断蔓延。

  随着姐姐的用力,小鸡鸡头部被挤出了透明的液体,应该就是姐姐说的髒水吧。姐姐自然也看到了,嘴角一翘,开始更用力的挤弄。而我本来就憋着想尿尿,如今姐姐来回挤弄带来的舒爽感已经开始传入小腹,那股尿意更是呼之欲出,我怕尿到姐姐身上,觉得应该叫姐姐停止,可是这舒服的感觉又让我不想中断。就想小鸡鸡还硬着呢,不会尿出来的。。。姐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原本搭在大腿上的裙摆被蹭的向上捲起,直达腰部,一条因姐姐的下蹲姿势被绷得紧紧的白色棉质内裤也随之露了出来,我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虽然潜意识裏觉得不该看姐姐的那裏但不知为何此刻的我好像无法控制自己,只能继续往两腿中间的更深处看去,当紧绷绷的白色内裤中间一条硬挤出来的小细缝清晰地映在我眼前时,一种无法抑制的刺激感像电流一样贯穿我的全身,尿意再也无法克制。完蛋了!姐姐要骂我了!紧张、懊恼过后,是大脑的一片空白。。。只见白白的脓液伴随着身体的快感一股一股地从小鸡鸡的头部向前喷射。

  “啊!”姐姐下意识的拿手遮挡,但第一股因为太突然,还是喷到了她的脸上,其他的大多都喷到了她的手上,一直持续了数十秒才结束。

  奇怪,为什幺是这种尿?这是我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正想问问姐姐,却见她迅速地站了起来,跑去了厕所。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做的好事,心裏一下子被内疚,自责填满,姐姐对我那幺好,我却。。。我惭愧地低下了头,看到我的小鸡鸡已经渐渐恢複了原状,应该好了吧。不知为何,我心裏并没有太多的高兴,反而无比的失落。

  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姐姐出来后并没有发火,只是看了我的小鸡鸡一下,然后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把我推进了卫生间。

  入夜后,精神恍惚的我躺在的床上,一整晚我都沉浸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中,模模糊糊似乎有什幺东西抓不着,又不知道该去想什幺,连最在意的姐姐吃饭时问我话我都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小鸡鸡好了吗?可是这种问题为什幺治起来那幺享受,应该是姐姐的功劳吧。我突然想起来姐姐下午为我挤弄的场景,手不知不觉的伸向了下体,又,又变大了。我“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鞋都顾不上穿就跑去姐姐的卧室。此刻的我并没有旧病複发的担心,反而无比的激动。

  穿着睡裙正準备睡觉的姐姐看到我再次变得直挺挺的小鸡鸡后出现了一瞬间的惊慌,但很快镇定下来,从床头撕了点卫生纸,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下午的挤弄。

                 (二)

  连续三天了,小鸡鸡一直反複发病,姐姐也一直重複之前的挤弄,不过也渐渐地掌握了些技巧,让髒水可以更快地出来,比如用大拇指不停按压小鸡鸡的头,挤弄的速度先慢后快等等,虽然她觉得这些都有点不合常理。我感觉这样挺好的,可姐姐却认为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姐姐和我又不敢问妈妈,都觉得这不是什幺好的事情。今天星期六学校放假,早上给我做好饭后姐姐就去了她的好朋友小玲姐家,说小玲姐懂得多,应该知道这是怎幺回事。

  心情複杂的我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发呆,连妈妈出门上班和我打招呼我都等关门的声音响起后才反应过来。一直等到下午三点,才听到开门的动静以及随后轻盈的脚步声,是姐姐回来了。我转过头,见姐姐正在换拖鞋,今天她没有绑马尾,披肩长髮自然地垂下,上身是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则是深红色的短裙,有些成熟的打扮,配上发育基本成型的苗条身段,如果不注意略显稚嫩的脸蛋,还以为是一位职业女性。今天的温度有点低,姐姐穿上了黑色不透明丝袜,更是多了几分妩媚,待姐姐走近时我才发现姐姐的脸红红的,眼睛躲躲闪闪地不敢看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姐姐这样,我突然不知道怎幺开口了,姐姐在我旁边坐下后也是一言不发,低下头开始数手指。

  “之前错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我昏昏欲睡时姐姐突然开口说话,只是声音很小,还好我离的近,不然都听不清楚。

  “哪裏。。。错了。。。”我有些担心,毕竟那件事很诱惑,我真怕今天的结果是结束那件事。

  “用的地方不对,应该是用。。。”姐姐犹豫地说着,手指向上晃动,似乎想指自己的嘴。用嘴吸出来吗?我正想着,却见姐姐的手指又转向了别处好像不是在指嘴,搞的我心烦意乱,毕竟这个结果对我很重要。姐姐也注意到快我坐不住了,突然像下定了什幺决心似的把伸出的食指收回,握住了拳头,很艰难地从嘴裏挤出了三个字“用下面。”

  呼。。。还好不是用嘴,毕竟是尿尿的地方,如果真放到姐姐的嘴裏总觉得怪怪的。不过下面?“姐,下面是说的哪裏?”

  姐姐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把脸转向了一边,手却放到了肚子上,往下指了指。姐姐的这一指在我眼裏很随意,有点太笼统了吧,但看姐姐奇怪的样子我又不敢多问,只能顺着姐姐指的方向往下看。深红色的短裙遮住的平坦小腹,再往下是被黑色不透明丝袜紧紧包裹的浑圆大腿,然后是小腿,最后,我的目光定格在姐姐穿着红色拖鞋的丝袜小脚上。。。

  被姐姐的两只穿着丝袜的小脚把髒水踩出来。。。想到这裏,下身的小鸡鸡瞬即又犯病了。

  “姐,我,我又。。。变大了”在这种不用以往的气氛下,我突然不好意思对姐姐说这种事。

  “嗯。。。”姐姐依旧转着头,用鼻子应了我一声,然后又是几秒的沉默。“去我房间吧。”姐姐轻轻地说了一句,起身走向卧室,自始至终都没看我一眼。姐姐今天是怎幺了,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脚下却没犹豫,跟着姐姐进了她的卧室。
  
“唰!”窗帘被姐姐拉上,原本明亮的小屋瞬间被染上昏暗的色调。拖鞋上床后的姐姐平躺了下来,转过头,才发现我像木桩一样静止在门口。姐姐等了我一会,见我还是没有动作,就又伸手把短裙的下摆撩到了肚子上,然后双手一左一右插入腰间一条黑色的松紧带内,原来是一条连裤丝袜。。。“小新,你,自己来吧。”姐姐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手也不知为何又缩了回去。面对如此反常的姐姐,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擡头向姐姐望去,却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黑暗中,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之前全是姐姐在主导,我不知道"我自己来"是怎幺个来法,但姐姐既然说了我又不得不尝试着去做。。。我爬上了床,脱光裤子,小心翼翼地跪坐到姐姐双脚的正下方。

  努力回想着姐姐每次开始前的準备工作,对了,还需要卫生纸。“姐,卫生纸在哪裏?”我问道。
  
  “这次。。。不用纸。。。”姐姐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不用?不怕弄髒吗,姐姐明明最爱干净的。不懂,所以也不多想了,毕竟治小鸡鸡的病是最要紧的。于是,我的双手分别向姐姐穿黑丝的两只小脚伸去。在接触的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姐姐的脚抖了一下,但并没有出声阻止我,我便继续将两只脚完全握住。丝袜的触感是滑滑的,而裏面的脚握起来软软的,看得到却又看不透、摸得到却又摸不全。我被这种神秘的性感刺激的气血上涌,本能的把硬挺的小鸡鸡塞进姐姐两只脚的夹缝中,来回抽动,可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动作生涩且又笨拙,总觉得哪裏的力道不对,没有姐姐弄的舒服。于是我擡起头想向姐姐求助,却发现她不知何时撑起了身子半坐着,张着小嘴,正一脸吃惊地看着在她双脚之间不停穿梭的小鸡鸡。见我正在看她,立马将头转向了一边,看样子是不想理我。于是我放弃了求助,低下头继续抽插,不过将速度提升到了极緻,自然是有赌气的成分。但不一会我就没劲了,动作也逐渐慢了下来。。。我决定投降了,于是再次擡起头,只见姐姐保持着刚才的坐姿,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小笨蛋!”姐姐笑骂了我一句便向前挪了挪躺回到床上,随后,仍在姐姐双脚之间的小鸡鸡猛的被夹紧,并且开始缓缓的前后搓动。姐姐终于肯帮我了。。。

  昏暗的光线中,姐姐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双腿不停地弯曲伸直,又软又滑的小脚夹搓着我硬梆梆的小鸡鸡,还不时用一只脚踩揉小鸡鸡的头部。舒爽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我不禁闷哼了一声,姐姐显然知道这种声音代表着什幺,夹送的速度更快,并且踩的比之前更深,脚底次次抵到我的小腹,蹭的我又爽又痒。终于,在姐姐又一次把脚掌踩在我小鸡鸡头部更用力的挤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半白半透明的髒水一股一股地喷了出来。。。射在床单上,姐姐的穿丝袜的腿上,以及当时正踩在我鸡鸡头部的脚掌上。
下一篇:妈妈是校务委员 上一篇:换身记